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63|回复: 0

像一个质数那样生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0 10: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把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来度过,就没那么多顾忌,没那么多猜疑,没那么多纷争,没那么多与魔鬼的交易……
  过好今天就可以呀,今天圆满就可以呀。就像路易十四说:“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你要选择成为质数,其实这并不难,因为你本来就是一个质数,你的生命是唯一的,你的灵魂也是唯一的。做一次人流的费用是多少
  可是活得像一个质数,则不容易了。你看上去总是跟别人一样蝇营狗苟地活着,不管你的内心多么不愿意,但总是步别人的后尘。就像江河里千帆竞发,却只行着两条船:一条追名,一条逐利。似乎任何一条随波逐流,放任自流的船都将被生活的风浪打翻。
  或许只能在岸上吧,做一个生活的旁观者。
  或者逆势而行,浪遏飞舟。
  据说,在南极大陆,每一年企鹅们完成了孵化下一代的任务,从它们的巢穴出来,返回海边的途中,总有几只企鹅脱离队伍与其他企鹅逆向而行。走对了路的企鹅们,经过几天的跋涉就来到了海边,它们欢叫着跳进了海里,湿润它们因为缺水而晦涩的羽毛,扎进水里欢快地捕鱼,补充它们因饥饿而消瘦得厉害的身体。可是那些逆行的企鹅,却不管你怎么引导它,让它转回正确的方向,它都会义无反顾地折回,它们走了一天又一天,翻越横亘在前面的陡坡和高山,头也不回地向前走,越走越消瘦,越走越饥饿,可是他们却依然不回头,最后倒毙在通往大陆另一边海洋的路上。
  这个企鹅之谜没人能解释。它们是企鹅界的质数。做一次人流的费用是多少
  企鹅尚且有九死而不悔的另类,人类世界或许更多,明知此路不通,依然义无反顾,响应一种神秘的召唤。
  凡高一直醉心于画画,他的父亲问他:“如果你永远都画不好怎么办?”凡高回答:“我只能冒险。”是的,他赌上了他的一生,画作堆成山,无人问津,一辈子捉襟见肘,上顿不接下顿,甚至被人称作疯子。可是他死后,他的画却价值连城。凡高自然是一个绝对的质数,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他相比拟。
  一个泉州小伙,去南疆,见到以前从没见过的骆驼,那温顺的眼神,庞大的身躯,显得坚强而沉默。也许被迷倒了,也许是一时兴起,买了一头骆驼要带回家。可是骆驼既不能乘坐汽车火车,也不能坐飞机,只好牵着骆驼走了整整一年,才回到南国。一路上,被人围观,许多人以为他是想用这头骆驼来赚钱或者用这种无厘头的行为来出名。事实是他只是好玩而已,把骆驼带回家,把它养着。或许他真能因此而轰动一时,但在这样一个网络时代,这种举动很快就会被人们给淡忘。他问过骆驼吗?骆驼是要生活在沙漠上的,来到南国,它能适应吗?
  小伙子安心地享用纯粹的乐趣,把人生的一个段落写得有意思,或许这个段落的大意,有点无厘头的意义,但也正因他的这个举动,让他有别于别人,成为一个质数。有意思的人,在很多时候并不是有意思的。有意思的人只是在特定的情境中,对着特定的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宇宙,万事万物只是为这个宇宙而繁荣生息。我是自己世界的中心,但我不求成为别人世界的中心。做一次人流的费用是多少
  你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时间的锋刃不知什么时候来收割你,恶神它每时每刻都在狞笑着飞出成千上万索命的绳索,漫无目的的降落在毫无防备的人的头顶。
  像一个质数那样生活,你才没白来世界一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